缅怀初中时代。

抹书橱的时候,偶然翻开了十五岁的班刊。自己还是所谓的主编,从收稿影印到排版。这么重要的事情,对当时的欢声笑语却一点也没印象。善忘真是可恶的敌人。

十五岁是个奇妙的年纪,小屁孩的思想行为渐渐成型。看自己的感言,真热衷于团体生活,都不会为自己打算一下(笑)。我记得有的老师正好大我们一轮。以前都以仰望的姿态看老师,不想自己转眼间就到了被仰望的年纪。其实也没什么资本成为别人的楷模,就是一个对未来有些烦恼的人儿啊。

 不是很记得那些日子。坐在班上最右排。在图书馆前卖饮料。历史老师带来“大卫”。班主任生气。在河边黑漆漆的露营。都说那个年代最美好,大概是因为回不去了,又记不清,擅自加了许多美好的感觉。也因为幸运的不需要分担家计,不怎么认识外面的世界,无知的无忧无虑。

说不上为什么,当时很熟悉的,后来进入不同的轨迹,久而久之就不熟悉了。过了这么多年依然在身边的,是缘分。能聊的很多,真心朋友应当是很少的。看十年前那么珍惜的情谊,也只是过眼云烟,早该想起却没想起,有些可笑却是人生的一部分。现在也许还是珍惜的吧,只是现实把我们拉得很远了,散在世界各地的远。

前些日子作了一篇作文,需要论说在家学习与在校学习何者为优,我不犹豫地选择了在校。那些年的经历如同养分,都忘了是怎么吃进去的,还以各种形式存在着。比如说抹书橱的时候让人会心一笑。

归。

空荡荡的屋子有些寂寥,后来又沉浸其中。与灰尘头发搏斗,看书,洗衣服,划手机,打游戏。

——————————

本来身份认同就难。

归属感的定义之一,或许是有许多可以找出来聊聊的朋友。可大家都是浪荡在外的游子,说归属不免有些牵强。

想要融入还是可以的。参与瑜伽班已经一年多,再慢热也和班上同学渐渐熟络。周末因为还要回家,就不能安排规律的活动。所谓根,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

八年了,接近人生的三分之一。我想很多人喜欢这里的舒适安逸,再不然将就留下来找钱也不错。也有很多人因为不想将就,而像候鸟般迁徙。像钱钟书的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对于随遇而安的自己来说,留下来也无不可;对于想体验新生活的自己来说,有机会的话还想出去看看。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的恣意,我想这里是没有的了。

————————

大约是因为不热心参与,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一个旁观者。每一个变化切身却不容易感觉到,其实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觉得某些方面不如意的时候,想想自己不为战乱所苦,三餐有继,也不算太糟。想再为人生点缀什么,那是第一世界的幸福问题。

觉得自己过于没有建树的时候,想想地球有七十多亿人口,真正能影响世界的寥寥无几;与其拼命想成为不适合自己的一类人,不如跟随自己的步调慢慢来。

我还真是很阿Q太会自我排解了哈。

看的书。

最近看书看得有点闷。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看了好几个月。描述战争的部分刻画政客与将军们固然有趣,讨论人性也很精辟不过时,可是很多长篇大论消化不了。对家庭和爱情故事比较有感。可能所谓经典,这个年纪还没办法完全领会吧。

同时在看一本乍听之下疑似卖蛇油的考古书,入不了主流媒体的殿堂,只能出现在更加卖蛇油的网站。做学术其实是很主观的,相信什么,就会找证据来证明所相信的。书中的主要论述是人类在远古时期曾有过高科技的璀璨文明,却因为12800年前彗星撞地球,彗星碎片掉落在北美及欧洲的冰川上造成大水灾、全球气温骤降,以致物种大灭绝,文明也随之消失。

我不是什么考古学家,去看两方辩论的学术论文,多半也看不懂。在自己的理解范围内google了一下相关资料,觉得以上的论述颇为可信,且有不少科学家蒐集证据出版在著名期刊上(PNAS够出名了吧)。史书重写也没什么不好,就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就是要跟这批人过不去。既有的观念让位给事实,真的有这么困难吗?

无奈的事实告诉我们,事实是可以被扭曲的。Trump上任之后特别有感。虽然我也厌恶上流社会那些diplomatic的弄权的人,但做事全凭一己喜好的人更可怕。如果有一天发动战争,像我这样社会上无足轻重的人自然不会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对象,就等着遭受池鱼之殃吧。值得惊怖也庆幸的是核武的威力,一下子就灰飞烟灭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这样晦暗的未来实在让人悲观。但又不可因此让现有的生活停摆。说句老套的话,因为地球毁灭的可能性增大了一点,就更要珍惜有限的时光。现在才想学野外求生,有点太迟了吧。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占上风,哈哈。

看历史和被否认的事实看得很忧郁,决定找些轻松的东西。《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只有对话,有些不习惯。少了描述就少了一些生花妙笔的机会。《围城》,看了两章,爱情小说背后有大格局,不然也不会被奉为经典。《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是幽默的science fiction, 据说是上个世代的集体记忆。

“This planet has—or rather had—a problem, which was this: most of the people living on it were unhappy for pretty much of the time. Many solutions were suggested for this problem, but most of these were largely concerned with the movements of small green pieces of paper, which is odd because on the whole it wasn’t the small green pieces of paper that were unhappy.

And so the problem remained; lots of the people were mean, and most of them were miserable, even the ones with digital watches.”

事隔三十年还那么贴切,不过digital watches 被smart phones取代了。好吧又有很多书可以看了。

(附:疑似卖蛇油的考古书《Magicians of the gods: the forgotten wisdom of Earth’s lost civilisation》by Graham Hancock, 2015. 卖蛇油,对不可信的事情的戏称。其实这本书的科学论点很实在,但因为观念太过新颖,牵涉到远古的天灾、气候与文明,推荐起来有点别扭,像在渲染什么邪教。对地球上一万多年前发生过的事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哈哈。)

热身。

为自己的话匣子打开而开头。

文章,需要有主题才能站稳脚跟。我的思想常常很混乱,想的比写的快。从生活取材,虽不至于一地鸡毛,但诸多琐碎事,没有很明确的主题,写出来总是差强人意。毕业多年,语文的造诣只能靠自己摸索,更不会有作文老师为作品打分,可是网上的垃圾文章已经很多了,又何苦再去凑一脚。这样瞻前顾后的心态,加上慢悠悠的个性,就更加写不出来。

工作上不需要写长篇大论的企划书,准备使用指南只需要列点说明;写电邮也精简,逻辑清楚传达资讯无误即可。最近写得最长的似乎是履历上销售自己的一段前言。而且工作写字和平时写字,到底不同。

在自己的写作能力消失之前赶紧补救一下。

翻译。

某一天工作上出现语言不通的问题,为了避免误解需要翻译。

英文是工作语言,中文是生活语言,接触过的正式书面通知,就只有中学的通告们和那点应用文。

翻译要不着痕迹,不能有明显来自另一个语言的生硬。

没有直接对应的字,要找到替代又不能失去原来的意思。

已不能游刃有余,但是勉强够用了。

失落的文字。

[15年10月12日初稿]

就是明知道这个字存在,却读不出也写不出来。想说写个相似的电话可能可以帮忙认出,还是不行…只记得一个走字底,一点帮助也没有。/.\

“他因为药检不过关,结果被__夺了金牌。”

到底是什么字呢??

***

[16年5月21日更新]

敷面膜的时候看回这篇,竟然就想到了。大脑中错综复杂的神经元们果然奥妙。

所以不是走字底。褫chi3夺。

继续朝增加词__的方向前进。

只记得是个笔画很多的字…大概记得字形,但茫茫辞海上哪找去。

刚解决了一个,却无意间引来下一个…令人哭笑不得啊。

***

[16年5月30日更新]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解答,是去唱k周杰伦某首旧歌的歌词里看见的。

原来是“汇”的繁体字,只不过简化以后太面目全非了,所以不认得。

字彙。

和老同学一起听着唱着相识那个年代的歌曲,觉得特别幸福。

寻找螺丝记。

如果我的网志是newsfeed(双语环境里,好像没办法坚持一个语言),那很好scroll啊,一下子就结束了。竟然在烦恼要写什么,生活中处处可以取材,到头来却似乎又没什么值得取的。如果没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生动的文笔让经历的事情跃然纸上,就算有题材好像也无济于事。

说一说去五金店找螺丝的事情吧。显微镜有好几种载物台来摆放形状各异的样品(特意去搜了显微镜的构造,不然只知stage不知载物台,哈哈),要用不同大小的螺丝才能装上,不见了只好去找新的。显微镜公司的人给了张收据,Block 31 Kelantan Lane.看了地图,在Bugis附近。

下了德士,是个旧的组屋区,五金店和电子零件店的集中区。好几间店里的东西都快满出来了,林林总总凌乱的让人发晕,绝对不适合我这个轻微的幽闭恐怖症患者。循着地址找到了正确的店,一问之下要找的三种螺丝里面竟然只有一种…………当时“抱着反正周围都是五金店,你们没有或许另一家有”的心态,很有骨气的往外走找别家店去,结果发现自己实在是错得可以。人家早就计划好在不同的商品monopoly了,不是说没有卖就是被指引回同一家店。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回去再问,被一个语气有点不耐烦的大姐指去附近的Sim Lim Tower。

组屋区到Sim Lim Tower隔了几百米的样子,其中一条马路上有pasar petang,有卖二手衣服的,也有卖神像的,连张桌子也没有,零零落落地摆在地上。摆摊的光顾的,不是年长者就是外籍人士,一个穿着office wear的年轻女子快步走过,显得格格不入。到Sim Lim Tower,才意识到电子零件虽然和螺丝一样都是按小物柜小包装分类放好,但两者在根本上是不同的,当然也不会存在同一家店里。上上下下找了两遍,三层楼都是卖电子零件的啊,哪有什么五金店。大姐你是在消遣我来着吗。

唯一令人振奋的是在底层看见一间电池专卖店。此前为了替实验室里的温度与湿度记录器找1/2 AA电池碰了一鼻子灰,因为一般的店里没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型号。上前一问,有是有,不过一个电池要价$16,太贵了吧!老板娘说是锂电池的缘故,但我在网上看到的报价才$6呢…砍菜头也不必这么过分吧。虽然是公司的钱,但也不是这样花的啊。

本来想打道回府,出来看到Sim Lim Square就在眼前。之前在网上查过,这里也有家电池专卖店。下着细雨,还好出门前见天色不佳有备而来,便撑了伞到对街去。店面不像上一家架个长柜台在店前只供询问,可以进去自由选购,只有没见过的,没有想不到的。与其看着眼花缭乱,不如直接问店员。价格算公道。太好了,虽然白忙了很久,至少不用空手而归。

每天往返于工作和住处,商场也固定去那几个,没什么特别之处。这次算开了眼界。其实地方虽小,你也不见得都了解,多探索才会有新的发现。

不然生活真有点无聊了。

—————————–

过几天,整理凌乱的橱柜时,翻出一组备用的螺丝,瞬间欢呼。另一种实在找不到,拿个尺寸相同但形状较小的,勉强凑合着用。事情就算是圆满结束了。